动物农庄

凡用两条腿行走的都是敌人
凡用四条腿行走或长翅膀的,都是朋友
凡动物都不可穿衣服
凡动物都不可睡床铺
凡动物都不可饮酒
凡动物都不可杀任何别的动物
凡动物一律平等
————《七诫》

后浪

消费主义

使用需求

  • 键入文字
  • 插入图片
  • 拍照保存
  • 绘图手写
  • 语音录制
  • 待完成事项
  • 备份
  • 文件夹分类

推荐笔记APP

  1. Awesome Note 2 (BRID)
    精致美丽堪比手账,主界面为文件夹标签样式,色彩明丽,图标多样,有快速建立文本、照相、图片、录音、手写功能,也可以显示最近打开的笔记。除此以外,日历界面将显示日程和笔记标题,选择当天可查看详细计划,布局接近IOS自带日历,TO-do界面能查看计划和倒数日。
    笔记内可插入天气、地图、心情、纪念日倒数等,自选背景、字体与颜色,样式丰富,可装饰性强。
    将备份文件发至邮箱进行备份,也可通过iCloud进行同步,保证文档安全不丢失。
  2. Notebook (Zoho Corporation)
    获得过2016年最佳应用的APP,免费且无广告。主界面为一本本笔记本,笔记以卡片形式展示,极简的风格能让人专注于笔记本身,而非花哨的装饰,笔记编辑提供了有序、无序列表,缩进、笔记链接、分割线、引用、代码等排版功能,足够日常使用。
    文档备份方式为账号云备份,需注册Zoho账号。

李尔王与瓦尔登湖

李尔的小女儿柯蒂利亚真挚直言却失去了国王的喜爱,李尔以天上诸神起誓与柯蒂利亚断绝父女关系,嫁妆亦分文不给。而大女儿戈纳瑞与二女儿里甘巧言令色,花言巧语骗取国王的信任。曾经英明的国王年迈后喜怒无常,被谗言蒙蔽了耳目,最终导致悲剧。骄奢的生活就会导致骄奢的结果,虚荣带来莫大满足,同样能摧毁一个人的根本。
那么反璞归真,致简致纯的生活是否值得人神往?梭罗在瓦尔登湖·经济篇中说,对人来说真正重要的必需品,是保持体温。衣物敝体以抵御寒冷,食物果腹以产生体热,房屋林立以阻挡风雨。普通人在思想发生奇迹般的转变前,向往的是快乐,是感官的刺激,改变刻在基因中的本能,需要信念强烈的节制与克制。
世俗所定义的成功,仅仅是多种生活方式的一种,为什么要夸赞一种生活,让另一种生活受到排斥呢。
更进一步看,人是否能始终如一信念纯粹。
骁勇善战的李尔年迈后权令智昏,在他的观念中爱与信是人的本质,所以大女儿与二女儿所言的爱,他欣然认可。当在暴雨中无家可归时,震耳的雷鸣就像神明的讥诮嘲讽使他疯狂。
瓦尔登湖中归于自然的生活让人不禁想起犬儒主义的创始人安提斯泰尼。他除了纯朴的善良外,不愿接受任何东西,就像诸葛亮所说“静以修身,简以养德”,但犬儒主义发展到后期逐渐失去了道德的底线,成为了愤世嫉俗、玩世不恭的代名词。
两本不相关的书,因为一起阅读而产生了奇妙的精神联系。

台灯的光倾泻而下洒满书桌,沉静悠然,将嘈杂世俗的浮躁摒弃于方寸之外。四本堆叠起的练习和笔记无声无息地守候在手边,期望某一天有人会渴求它们所承载的知识。房间里只有Alan Rickman徐徐朗诵着长篇小说《还乡》,这位受人尊敬的演员用他天鹅绒滑过丝绸般的嗓音,讲述着一个反哺归真的故事,节奏缓急有序,时不时欢快地亮嗓清唱。阿喵伸展着四肢侧躺在床尾,尖长的耳朵随着朗读声的起伏灵巧地转动,听到我有动作立刻睁眼,琥珀色水晶般的眼睛不屑地瞥向我,然后无趣地再次闭上。
猫这种生物啊,自私得让人羡慕。

餐桌

四季豆根根排列在瓷盘里,饱满诱人,青翠油亮。苋菜端上来,墨绿与紫红绵绵纠缠,汤汁萃取出菜叶浓郁又生机勃勃的色彩。红烧肉的香气勾起胃里的馋虫,标准五花肉精肥各半,咬到口中饱含汁水炸开了味蕾。
“菜有点多。”母亲咀嚼着,菜量的多少是我家饭桌上长盛不衰的话题。
父亲从锅里捞起馄饨,放入滴着香油的馄饨汤里,金黄蛋皮像盛典中的明亮彩带,热烈接纳如玉般的青菜馄饨。
“新的平底锅摊个蛋皮试试粘不粘锅。”言外之意馄饨只是附属品,蛋皮才是真正的主角。回应的人显然意识到不符合逻辑的因果,嗤笑了一声,往自己杯子里加满黑啤,白色气泡涌上杯口逐一破碎。“锅子里倒几滴油用纸巾抹开,不粘锅效果还是有的,不加油就… …”
大厨多年来始终保持着严谨分析的习惯,技巧迫不及待地拿出来分享,我和母亲对视一眼忙笑着颌首,经验听了很多,但两人都不准备实践。
食物的话题就此打住。
“知道西班牙电影《看不见的客人》吧,西班牙悬疑类型的电影不错。我昨天看到个推荐叫《纸钞屋》的西班牙剧,有四季,豆瓣评分九点几。”父亲眼中闪烁着光点,像找到了金银岛上宝藏的孩子,声音轻快雀跃,“第一季抢银行几十个亿… …”
“抢成功了?”我接连下筷子吃了五块小指厚度的五花肉,梅菜干将浓重的香味和盐分一起渗入了红烧肉里,有些口渴。
“抢成功了。”父亲激动得脸有些红,也可能是酒精作用,“我下载完后你要不要看?”
“我不要。”听描述不过是警匪动作片,没有戳中我的兴趣点。任性地脱口而出,屋子里惨白的灯光冷了几分。
“那你最近在看些什么?”
“瓦尔登湖。”其实才看了个序,但总不能说昨天看同人小说到凌晨。
“作者是谁?”敏锐的眼神注视着我,仿佛严厉的考官。
“罗… …梭。”刚说出口就恨不得咬下自己愚蠢的舌头,记忆里两个字争辩着自己位置的合理性,父亲疑惑地思索了片刻,我赶忙收拾东西说是吃饱了。
梭罗的大名我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忘了,瓦尔登湖因为这个原因被列入了今年的必读书单。